辽足队长:球队欠薪一年奖金两年没发 希望股东宏远偿还_中国足协
原标题:辽足队长:球队欠薪一年奖金两年没发 希望股东宏远偿还 上周六,中国足协在公布三级职业联赛准入名单的同时,也公布了取消相关职业足球俱乐部注册资格的通知。这是一份被拖了太久的通知,久到圈内人士已将这份通知称作“判决”。有着67年历史的辽宁足球俱乐部正是接受“判决”的11家俱乐部中的一员,新京报记者日前采访了辽宁宏运最后一任队长桑一非,以此向辽足道别。 缘起 出自国安为踢中超赴辽足 辽足的苦日子起码过了快二十年。 2002年,辽宁队将主场迁至北京,不过日子并没有就此好起来。那时这支球队充满朝气,“辽小虎”当时仍是外界对他们的通用称呼。张玉宁、李金羽、李铁、肇俊哲……都还在阵中,王新欣和徐亮还是队中新人。 但球员的朝气挡不住欠薪的阴霾,坊间绘声绘色地流传着辽足队员要以罢训方式向俱乐部抗议的传闻。某场甲A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有媒体将这个消息转述给时任球队主帅王洪礼求证。王导用一句话平息传言,“不发工资是经常的,罢训、罢赛是你说的。” 王洪礼的回答后来传回队里,队员们听了都笑,“王导真敢说。”笑完了,又叹气。 桑一非是2017年1月正式加盟辽足的。 在中国足球江湖,有个词叫辽足情结。出自国安青训的桑一非不是辽宁人,然而他也有这种情结。“辽小虎”是他曾经印象最深的辽足记忆,小时候还买过一件张玉宁在国家队的球衣。 当然,最初选择辽足并非是为了情结,从北京国安到武汉卓尔,再到天津泰达与河北华夏幸福,披上辽足队服前,桑一非在多家俱乐部辗转。“我希望能在中超的平台上得到锻炼的机会。”他说得很坦诚。 加盟之初,桑一非对辽足是仰视的,“这支球队的底蕴、获得过的荣誉影响了很多人,我从内心敬仰这支球队。” 桑一非加盟球队前的两个月,肇俊哲正式宣布退役。肇俊哲是那支1999年在中国足坛掀起青春风暴的球队里坚守到最后的人,辽足球迷在他的谢幕战拉起“一生一世一肇队”的巨大横幅。肇俊哲退役为辽足的一个时代画上句号,从此江湖再无“辽小虎”。 2017赛季,辽足提前两轮从中超降级。 定格 玩命保级迸发最后的“虎气” 2019年,桑一非接过了辽足队长袖标,这是他职业生涯里第一次出任一队之长。当年被肇俊哲戴在臂上的队长袖标继续传承,桑一非成了最后一任主人。 辽足的队长不好当,球队战绩不佳时,队长往往首当其冲。“我会招来很多这样那样的骂声,没关系的,队长就是要比别人多承担一些。只要球队好,我受点委屈、吃点亏没事的。”桑一非后来已经能心平气和地看待外界的评价。 2019赛季,他和球迷几次出现龃龉,但一切都在年底那场惊心动魄的保级战后化解,“当时球迷也是为球队着急,跟我有过不愉快和误会。球队最后保级成功时,我们还是像一家人一样,球迷跟球员的关系是很紧密的,谁也离不开谁。” 2019年11月10日,辽足与苏州东吴进行中甲中乙升降级附加赛第二回合角逐,双方第一回合0比0战平,赛前被认为若降级将无人接手的辽足迸发了最后的“虎气”,凭借客场进球数优势惊险保级。桑一非当时说:“能跟队友们踢这么一场比赛,足球生涯就没什么遗憾了。” 他后来将那场比赛形容为加盟辽足后印象最深的一幕,因为“压力实在太大了”。在那场辽足将士拼了命战平的比赛前,俱乐部已经一年没有发薪,奖金也拖欠了两个赛季。再往前追溯,2019年5月发布的《国家税务总局沈阳市税务局公告》显示,辽足欠税金额高达376140492.50元。 “会好起来的,我们当时真的坚信球队会好起来的。既然选择了这个球队,大家都是想和球队一起共渡难关。”那场比赛后,桑一非冲着辽足球迷所在的看台高喊:“明年我们还一起战斗!” 那个时候,没有人会知道,辽足没有明年了,那是他们最后一次在赛场上为球队玩命。 怀念 除了欠薪辽足有家的温暖 在中国足坛,辽足是一支奇特的球队。这么多年来,辽足活下来的主要方式是“卖血”。用圈里人的话说,就是“谁踢得好卖谁”。欠薪、欠税、频繁更换主场……这些事情出现在辽足身上都不是新闻,可是这支球队却有着中国足坛最浓的人情味。 2019年,俱乐部员工、场地工和球员一样,一分钱都没拿到。大家抱怨,心却没散,桑一非回想起来仍感惋惜,“辽足确实让我感受到了家的温暖,除了不发钱,其他方面真的还是很好的。” 不发钱是辽足的致命软肋,那份事关准入的工资奖金确认表正是在“不发钱”的前提下让球员签的。作为队长,桑一非第一个签了字。“只有都签字了,球队才能保住,我们的钱才有可能补上。”这是他当时的想法。 2月4日至2月7日是中国足协对中甲、中乙和中冠联赛俱乐部提交的《2019年俱乐部全额支付教练员、运动员、工作人员工资奖金确认表》公示时间。公示伊始就曝出了不和谐声音——辽足的工资奖金确认表被认为存在代签,从网友们比对出的“徐友刚”被错写为“徐有刚”,再到辽足部分球员向足协反映情况,辽足的最终命运以一种决绝的方式剧透。 外界依然有声音认为,尽管辽足的生存举步维艰,但那几名球员的“拒签”是辽足消亡的导火索。桑一非认为,这件事不能埋怨不签字的球员,“一年工资、两年奖金都没发,球员也是人,也需要养家。每个人都需要还各种贷款,银行可不会同情我们。所以这件事情,大家也是真的没有法子了。” 之后,理智而平静的辽足将士选择法律途径维权。哪怕走到这一步,大家依然理解俱乐部,因为俱乐部真的拿不出钱,但他们希望大股东宏运集团能补上这笔欠薪。 2020年春节过后,辽足就再没集中。“基本就是散了。”球员们这么说,并且开始寻找新的出路。但到了上周足协官宣的那一刻,桑一非心情复杂,“早就知道球队要没了,可当它真没了,心里还是非常不舒服。” 5月24日晚,桑一非在社交平台上写下一段话:“从不后悔来过,如果还有机会,我依然会选择辽足。”配图是辽足队徽,11颗星环绕着长啸的东北虎。 辽宁宏运最后一任队长将在武汉三镇继续足球生涯,和李金羽、张玉宁那一批“小虎”们一样,和于汉超、杨善平那一拨“87一代”一样,辽足是他们再也回不去的地方。 虎啸声犹在,辽足事已非。 “新辽足”来了 4月26日 足协同意沈阳城市足球俱乐部有限责任公司更名为辽宁沈阳城市足球俱乐部有限责任公司。 5月23日 辽足因欠薪被足协取消注册资格。 5月25日 辽宁沈阳城市足球俱乐部被辽宁省体育局授予“新辽足”大旗,该俱乐部U13梯队被授予“辽小虎”大旗。在宏运俱乐部被取消注册资格后,“新辽足”将全力接收宏运各线球队的队员和教练。 新京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